琉殇

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40mKNIFE:

锤哥:我不仅要抱抱你,还要亲亲你,还要哎嘿嘿~~~~

官方拉灯,真是太吃鸡了,我投降!

(我觉得评论你们仿佛在合唱啊啊啊啊啊~~啊~的那个bgm,笑死我了hhhhhhhhhhhhhh


 @七溯 等你看完出来wwww

拍照要在晚餐后

【蔺苏】何处心安

星星练习中。:



写在前面:


这是作者也不知道有没有OOC的肉……


如果不小心误入,或试读后觉得天雷滚滚,请立刻点X离开,手下留情。


请尊重彼此,你好我好大家好…………


_(:з」∠)_   我真的好方。


 


 


唇舌交缠间,一粒小小的药丸被推了过来。


梅长苏一顿,还是顺着对方的意思,乖乖咽了下去。


“你不问问是什么?”蔺晨摇着扇子,笑得眉眼弯弯,很是得意。


“我信你,绝不会害我。”


“呵,我当然不会害你。不过,却有可能做让你不高兴的事情。”蔺晨注视着梅长苏,话中的含义意味深长。


梅长苏哦了一声,“你让我吃的,是护心丹之类?”


蔺晨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可真是感觉不太妙啊。”梅长苏低笑,“难道是我昨晚说了什么梦话,惹得蔺少阁主不快?”


蔺晨没说话,右手落到梅长苏肩上,缓缓下滑,却被梅长苏给按住了。两人视线胶着片刻后,蔺晨一耸肩,收回了手。


“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吧。我明日再来看你。”


他刚走到门边,却听到背后的人唤了一句“回来”。


“哦。”蔺晨又坐了回去,不错眼地盯着梅长苏。


有道是,灯下看美人,尤胜三分。


对于阅尽美人的琅琊阁主来说,梅长苏的容貌并不算特别出众,顶多算是俊逸斯文,却因着主人的性格带了几分温润恬淡,犹如经过打磨的美玉,越看越顺眼,越看越招人喜欢,只想让人抓在手里细细摩挲玩赏。此刻,这张脸在灯下笼着一层柔和的光,唇边带着的淡淡笑意更是让人心痒,像是心尖尖上被羽毛轻轻地来回搔动,静不下来,总想做点什么才好。


“嗯~?”蔺晨扬了扬下巴,“你叫我回来,意思是要和我那个那个?哎,就是那个那个啊。”


“正是如此。”梅长苏镇定地点头,耳朵却红得要滴出血来。


“那我们可说好了。”蔺晨挑眉,“你喊停我也不会停哦。”


梅长苏到底脸皮薄了点,没法继续这没羞没臊的对话。


“蔺少阁主说这许多,莫非是对自己没信心?”


“我当然相信自己。”蔺晨展眉一笑,啪地合起扇子,“那我们就开始吧~”


就算表面淡定,梅长苏心里还是略有小不安。没错,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且他确信蔺晨绝不会让自己有什么不妥。但是,知道是一回事,真正亲身体验,却又是另一回事了。一如当年他为了彻底祛除火寒之毒,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削皮挫骨。其中滋味,便是陪伴在旁的蔺晨描绘得再细致入微,却也比不上亲身经历者所感受到的万分之一……


“这个时候还走神?”


耳边传来不满的抱怨。被忽视的蔺少阁主一口叼住了长苏那饱满圆润的耳垂,细细啃噬。又酥又麻的感觉从与牙齿接触的一点开始席卷全身。梅长苏整个人都软了下来,脑海里再顾不得回忆当年的痊愈过程,只能挣扎着,想要逃开这个折磨。


蔺晨却又怎会让他如愿,嘴上忙碌的同时,手也没闲着,早就解下了长苏的腰带,开始伺候梅宗主宽衣。


常年与药草为伍,蔺晨的身上总带着淡淡的药香。修长有力的手指在执银针时可以迅捷如风快狠准,也可以在握着利剑的时候毫不犹豫让人血溅三尺,此刻却是轻柔如拂面春风,在梅长苏不知不觉间,为他除去了衣物。


虽不至于骨瘦嶙峋,划过肌肤时候却感觉到了咯手。没有女性的千娇百媚,软玉温香,也没有少年的柔韧和大多数习武之人的强健有力,但就是这样一副身体,只要想到他的主人是梅长苏,那个让人又挂念又生气的人,就莫名平添了无限的诱惑力,舍不得放开。


顺着修长的颈项往下舔吻,以唇舌代替双手,拜访凸出的锁骨。蔺晨着迷地凝视着在胸膛上挺立起的小小蓓蕾,一口咬住,叼在嘴里以舌尖反复拨弄,直到它变得坚硬,而后缓缓绽开……


梅长苏倒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地伸手去推,只是双手绵软无力,推得几下,到后面便成了搭在蔺晨肩头。于是蔺晨像是受到了鼓励,笑眯眯地飞快在长苏唇上啄了一口,而后将目标转向了另一朵还没被关照的小花。


梅长苏实在没眼继续看,转开了视线东张西望,从榻边的矮桌到墙角的香炉,从雕花的窗棂到屋顶的画梁,这屋子里的不少物品都简致清雅,是前朝大家之作。创作者已经不在人世,而呕心沥血之作却流传于世,几经辗转,来到了自己手上。同样的,当自己不在之后……


“长苏,我被打击了……”蔺晨叹了口气,“一而再的心不在焉,你这是用行动在嫌弃我?”他凑到梅长苏眼前,表情甚为委屈,“我明明如此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人又聪明,还有钱,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还是说,我的技术真的那么烂吗?”


梅长苏一个没憋住,噗地笑了出来,蔺晨的表情更委屈了。


“我不是故意的。”梅长苏连咳了好几声才忍住笑。


“笑吧笑吧,等下有你好看的。”蔺晨眉尖一挑,“说起来,也该差不多了。”


唔?一股热流忽而从下腹处上涌,迅猛地席卷了全身,梅长苏一愣,立刻想起了方才吞下的药丸。果不其然,一抬眼就看到蔺晨得意的笑。


“起效果了吧?”


“要是起先我没留你?咋办?”


“我就在外面守着,听到动静就进来!”


“真是谢谢你啊。你……”梅长苏又好气又好笑。


“不必。”蔺晨笑着贴过去,堵住了梅长苏接下来的话。


毕竟,你还是把我留下了。


不见的时候会想,见到了却又忍不住气,气他不爱惜自己,不拿自己当回事,为了达成目标算计一切,连他自己也可以毫不犹豫地用来当成实现目标的一个台阶,心甘情愿让人踩着前进。就算是倒下了,却也撑着一口气要继续谋划……


江左梅郎,麒麟才子,算无遗策,凡事皆在掌握,当然也包括人心。而他自己的心呢?包裹在层层冷硬外壳之后,难以触及。然而,就算明知他是这样一个人,却愈是清楚,就愈难以放手。


这次,梅长苏终于没有余力再去胡思乱想。感官的触感被无限放大,在一波波席卷而来的热潮中,似乎其他事物都已经消融。向来运筹帷幄的脑海中一片混沌,此刻的感受难以形容,不是碎骨重生的那般疼痛,却十分深刻,约莫着是销魂蚀骨,又约莫着是死地而后生。未曾经历过,但是温热的肌肤触感却又让他觉得不必慌张,不管何时,都有人陪在身侧,有一双手臂不让自己摔下去。虽然梅长苏向来并不愿依靠他人,但是这一次,却觉得偶尔为之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如果命都可以毫不犹豫交到对方手里,那么……


顺从着心意,梅长苏环住了对方的脖子,换来了低低的笑。身上似乎燃起一簇簇的火苗,火势愈演愈烈,足以将他烧成灰烬。恍恍惚惚中,眼前有白光闪过。足以冲昏头的灼热有片刻消散,梅长苏晃晃脑袋,惊讶地发现自己趴在蔺晨身上,两人紧紧交缠,密不可分。


梅长苏想说些什么,蔺晨却笑着摇头,这还不够。


“蔺……”连对方的名字都来不及说完整,热浪卷席重来,将梅长苏拖回了漩涡之中。这一次,他觉得自己成为了风浪中的一叶扁舟,在浪尖上浮浮沉沉,使不上力,起伏全都不由自己控制,只能等着风浪平歇。


风雨飘摇,他一直在努力地谋划着一个所有人平安喜乐的未来。只是那个未来里,没有自己。不过不要紧,在那个缺了自己的未来到来之前 ,还有一点点时间,可以暂时抛开所有,在这个不会拒绝自己的怀抱中,以求片刻安宁。


……


天光乍明,云收雨散。


迷迷糊糊中,梅长苏听到有人问:“满不满意?”他下意识地回了两字,“粗俗”!然后毫不犹豫心安理得地睡了过去。


蔺晨不由失笑,将人又环得紧了一些。


天地之大,唯你在处,是为心安。


 


fin.




循环了几天的《旅途·故乡》,被UP主虐得不要不要的,虐到深处想吃糖 


QWQ

执子之手(02)【靖苏】

诺子_荣耀不败:

执子之手

贰。

  梅长苏望着面前的金陵感慨万千,第一次回来他从林殊变成了梅长苏搅弄风云,这一次回来,他卸下一身重担只为心中的情感寻求一个答案。

   他坐在车中,依着窗子静静思索:从何时起,原本亲密无间的朋友之情悄悄变质了呢?梅长苏摇了摇头,唇边溢出一抹苦笑。

很久很久以前了吧,在他还是那个骄傲张扬的少年的时候。如果他还是林殊,他可以理直气壮的表明自己的情感。可是世事难料,等他再一次回到金陵城早已物是人非,他就连身份都不能透露给那人,更何况这见不得光的情感…既然上苍给了他机会,这一次他必须给自己一个交代。景琰惊讶也好,厌恶也罢。他不想把这份感情带入坟墓,他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

马车步入金陵城,熙熙攘攘,车马纷杂。路经苏宅,重兵把守,门面依旧。他看着苏宅一时恍惚,仿佛回到了之前,他还是刚正不阿,不受宠的郡王,他还是算计人心,步步为营的梅长苏。

可是,这一切早就变了,他是刚登基意气风发的帝王,而他…现在是谁?就连梅长苏自己也给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来到蔺晨安排的院子,黎纲搀扶着梅长苏下了车。他却站在门前迟迟未进。真像…梅长苏迈进门槛,里面格局安排,庭院设计和苏宅并无两样。若不是门匾

上蔺宅两个大字,他还真以为自己回到了苏宅。

身后黎纲悄悄问道:“宗主,您为何不回苏宅呢?您不是…”

“苏宅…”梅长苏笑了笑,“我不知道我的身体还能再撑多久,我需要先稳定下来。我虽急于见到他,却不急在这一时,我不能给了他希望却又让他失望……再说了这金陵里难应付的人还多着呢。”

“到也是。”黎纲嘀咕道。

梅长苏在蔺宅的几日,听到一个消息——萧景琰病倒了,铜墙铁壁般的萧景琰突然病倒了。上到百官,下到平民都在议论这件事,大家都说如今的圣上是心系众生,过于操累。可真正的原因,只有梅长苏知道。他开始踌躇,犹豫。他不知道自己为了心中这份情感再次来到金陵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如果他死了,景琰经过这一病也会真正的死心。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可是,他梅长苏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如果哪一天,上苍来收回他的命,景琰怎么办?他还能经的住这种坠入谷底的打击吗?

梅长苏很清楚他在萧景琰心中的地位,他的再次出现,带给景琰的是福还是祸?……聪明如梅长苏,在感情这方面也是一点办法没有。

【这篇文是慢热型的,特别特别的慢热……心里描写比较多,剧情发展会比较缓慢。在我心中,他们之间必须有一段这样的过程。之后苏哥哥的试探,靖王清楚自己内心的情感等等这些必须都要有。发展太快我感觉好像辜负了他们一样…而且还有郡主啊…】



执子之手【靖苏】

诺子_荣耀不败:

执子之手

壹。

   屋外雪花纷飞,想罢金陵城内也是如今漫天大雪,将梅长苏的痕迹彻底掩盖。可是在那人心里这雪无论多久多大,都无法抹去他存在的痕迹,毕竟这已经深深的烙在了那人心里。

  “你和他情太深,缘太浅。”

   “我又何尝不知呢,只是这金陵城我必须回去,给他一个交代,给别人一个交代,给林殊一个交代。”他轻晃着手中的药碗,眼中带着坚定。

蔺辰一拳砸在桌子上,瞪着面前的人:“你要去金陵?不行!你的命是我从鬼门关拉出来的,我说不行就不行。金陵有什么好的?让你这么牵挂。你以为你身体有多好?再活个十天半个月?”

梅长苏看向蔺辰,端起药碗一口喝尽,笑道:“不是还有你吗?好了,如今璟琰坐上了皇位我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还有,桌子是紫檀木的你轻点。”

“坏了大不了赔你一个,晏大夫你看他刚捡回来一条命又想去鬼门关溜一圈,你也不来管管他。”蔺辰求助般的看向面前的老人。

“哼”,他眼睛一瞪,扭向别处,“我管他我管他听吗?这么大一个人了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晏大夫您别着急啊,你看我现在身体不挺好的吗?飞流来,愿意跟苏哥哥回金陵去看水牛和静姨好吗?”梅长苏低眉浅笑,向飞流招了招手。

飞流赶紧跑过去,端坐在梅长苏前,思考了一会儿,笑道:“好啊好啊。”蔺辰眼睛一瞪,“小孩子懂什么啊,你身体真要有事怎么办?谁负责?你这次是侥幸,你下次呢?下下次呢?别人白捡回来一条命都得感恩戴德,供着养着。你可到好还整天折腾。”

梅长苏轻抿杯中的茶说道:“蔺辰,你知道的,我啊是心病。不回去是治不好的。”他是他的心病亦是他的解药。

   蔺辰紧盯着面前人的眼睛,希望能从他眼神中的坚定或者可以说是执拗中看出一点别的东西来。可惜,一点也没有,这是可以料想的结果。良久,蔺辰垂下眼眸,“当真要回去?”

“必须。”

……“回到金陵你必须一切听我的安排。”

“好”梅长苏放下手中的茶杯,浅笑道。

【好久之前挖的坑了一直忘了发…这次码个长篇!苏哥哥咋活过来的憋问我我也不知道。】



our young and stupid:

前几天去超市后的时候看见两个小鬼(大概3、4岁吧)想要货架最上面的糖
然后女孩子就一下把男孩子抱起来

我就在边上围观了全过程

“我拿到了!!”
“我也要!!我要粉红色的!!”
“尼等一下我给你拿!!”

^////^好可爱哦(其实可以叫我帮他们拿的…可能我长得太奇怪了)

コンペイトー:

久违的

安清【

最近脑了太多清安我给自己平衡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