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殇

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周翔】孙翔,你又作死了

漫三少_口人一月刂:

作死系列第一部,又名:三少,你又作死了【划掉


这个本来是因为 @浅悠 画的一套全职中世纪的头像开的脑洞,然后被我写了一半之后扔在了一边,眼看今天是翔翔的生贺,我就赶紧又将它从坑底挖出来给填上了。


原作向,一发完结,赶的有点仓促,莫要深究OTL




【周翔】孙翔,你又作死了


 


当轮回经理将通告交给孙翔的时候,孙翔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当他看到通告上还有周泽楷的名字的时候,又稍稍犹豫了一下。


“你看啊,孙翔,这次除了泽楷以外呢,还请了影坛的当红花旦,那可是大美女啊,这样的机会可不多,你要好好把握啊……”经理还在苦口婆劝,从女演员讲到退役后的出路,不可谓绞尽脑汁,可当他一番情啊理的说完再看孙翔,只见人捧着剧本紧锁眉头一脸老大不爽的,不禁问道,“剧本有什么问题吗?”


“一个矿泉水广告为什么要找女演员?”孙翔放下剧本,挑眉问经理。


“这……”经理被噎了一下,心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道理难道他不懂吗?但一想对象如果是孙翔,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也不足为怪。


“两个男的就不能拍了?”孙翔又问。


经理被孙翔问傻了,“这”了半天也答不出个所以然来,转头向周泽楷求助,却见周泽楷盯着合同一副神神在在的样子,似乎什么都没听到,便干脆脸一板,问道:“行了,接不接,你们倒是给句准话,不接也没关系,咱轮回也不差这点广告商的钱!”能做到经理这个位置的人都不是俗人,虽然心情不爽,但魄力还是要的。


“接。”周泽楷放下剧本后说道,表情淡淡的,也看不出是个什么心情。


“那我也接。”孙翔站起身,双手撑在剧本上,一脸急吼吼的。


经理看看孙翔,又看看周泽楷,一个正十分不爽的盯着自己,一个明显在另一个表态之后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只觉头皮一麻,挥手让他们赶紧出去接着训练。


周泽楷起身出门,孙翔跟在后面,一记轻哼。


卧槽?!经理的暴脾气一上来,立马“腾”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却在办公室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听到门外一声吼——


“周泽楷,你给我站住!”


原来不是对自己哼的呀?


经理摸摸自己的脑袋,一脸呆滞的又坐了回去。


 


周泽楷并不是第一次接广告,孙翔也不是,但两人合作倒真的是头一回,更难得的是,他们还是品牌老板钦点的。


自夏天那一役,中国队拿下了首届世邀赛的冠军,一举成名,不止周泽楷和孙翔,队里的其他几位也纷纷接到了不少广告代言,有和电竞有关的,也有和电竞无关的,多数都是世邀赛的广告赞助商发出的邀请函,尤其是在中国有代理的品牌商,趁着各位人气暴涨之时,都纷纷倾巢出动,为自己的产品锦上添花。


这个夏天,注定是不平静的,不管是夺冠,还是一跃成为世界级的电竞明星,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经历,可对于周泽楷和孙翔来说,不止这些。


第一次表白,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这些代表着情侣间的亲密举动全都随着这次的世邀赛一起留在了苏黎世,成为了这个夏天最美好的回忆。


回到S市,还处于热恋期的两人干脆都没有回家,借着训练的名义光明正大的霸占着空无一人的训练室,竞技场就是他们的约会地,两人并排而坐,一战方休,转头彼此交换一个亲吻,然后继续下一场。


持续升温的关系,直到队友归队,才最终有所收敛。


彼此深知,这是一段无法明言的感情,但这并不会成为他们的妨碍,所有的小心翼翼都像是隐藏在盛夏光年下的一小撮绿荫,那是他们相互依靠的栖息地,是他们留存在心底的一片乐园。


美好而简单,不被人所打扰,也不掺一丝杂质。


这些有关于和周泽楷一起的点点滴滴,孙翔嘴上虽不说,但心里终究是明白的,感动于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尤其是这个人不论颜值还是荣耀,在联盟中都是佼佼者,虽然性格上寡言少语,但其实是个相当温柔的好队长兼好队友。能让桀骜不驯的孙翔对一个人有这么高的评价,最后成为情侣似乎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要问孙翔到底喜欢周泽楷什么,孙翔大概是会嗤之以鼻的说有一个长得那么好看的人一脸认真的对着自己表白,但在看到对方犹豫后又露出一点点委屈的表情时,如果还不能动心那他一定是有问题的。反正,就是不承认自己也喜欢周泽楷就对了。


但是,终究是喜欢的啊——所以才会在看到广告的剧本后那么不爽,所以才会看到周泽楷答应接下这个广告后那么不爽,所以才会在自己也答应接这个广告后越发的不爽。


所以,到底为什么还要安排个女演员来搭戏?为什么他还要和周泽楷抢这个女演员?为什么周泽楷还要和这个女演员拉手抱腰亲小嘴——好吧,剧本没有亲小嘴这项,是他孙翔自己脑补的。


可光这么想想,孙翔就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于是一出经理的办公室就叫住周泽楷单方面的骂了一通,之后虽然又被周泽楷笑啊笑的给哄回来了,可一想到还是要拍这么个广告,他就如鲠在喉,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禁问:为何要作死!


 


拍摄之前,周泽楷和孙翔先去摄影棚试了个装,碰巧那位被经理吹得美若天仙的当红花旦也在,但孙翔对这位美女一点兴趣都没有,自然也就没有主动打招呼的必要,从工作人员手中拿过准备好的衣服就去了试衣间。


虽然只是矿泉水广告,但从发源地来讲似乎还挺有来头,不过这不重要,因为对从小喝惯了农夫山泉有点甜的孙翔来说,就算国外的矿泉水逼格再高也始终是邪教,尤其在发现为了配合这个广告的背景而换上了一套中世纪的服饰后,越发觉得整个广告就是一邪教。


孙翔换好衣服出来,浑身不自在的扯着脖子里那坨领巾,才走两步,就看到前面一个和自己穿着同款服饰的男人的背影有点眼熟,抬头仔细一看,不是周泽楷还是能是谁。


“周……”孙翔刚想叫他,一拐眼看到周泽楷边上笑的花枝乱颤的当红花旦,脑门上的青筋不禁跳了两下。


说好的不善言辞呢?哄女孩倒是挺能的啊!


孙翔气呼呼的走过去,拉开周泽楷,转过身刚想表达自己的不满,突然又愣了一下。


这男人真尼玛穿什么都好看!!!


孙翔感觉到了挫败——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要靠技术生存。


这日子,简直没法活了!


重重的甩开周泽楷的手,孙翔又气呼呼的快步走出了摄影棚。这一瞬间,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是气他还是气自己,总之就是很生气,而想到之后还要一起拍摄广告,连假装视而不见都做不到,他就更生气了。


脚步越来越快,眼看就要走出拍摄地,胳膊突然就给人拽住了。


想也知道会追过来的是谁,孙翔连头都不回的继续往前走,懒得废话。


见他一言不发,周泽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继续拉着他往后拽,可孙翔也不是吃素的,手劲大的很,两人拉扯了很久,直到有路人经过,双方才冷静了不少。


孙翔捂着发红的手腕,心想这周泽楷发起狠来还真挺不管不顾的,要是伤到了,岂不是连游戏都打不了?想到这里,孙翔看着周泽楷的眼神越发的愤恨。


所以当初到底是为了什么才答应交往的?就因为喜欢那张脸吗?可是,总有一天他们都会老去,没了那张脸,还能靠什么喜欢?


“对不起……”周泽楷显然也是注意都了孙翔的手腕,此刻也十分懊恼,刚想伸过手去查看,却被孙翔给甩开了。


“我觉得我们不适合继续……”如果只是喜欢那张脸,但为什么想到可能会分手就这么心痛呢?


孙翔陷入了一片纠结之中,他承认自己有时候说话做事不经大脑又容易冲动,可刚刚明明话都到嘴边了,却还是被自己阻止了,所以是不是说明有什么东西其实并不是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不分。”似乎是猜到了孙翔所想,周泽楷立马说道,坚定的眼神充分表达了此事不容拒绝的态度。


就这么两个字,瞬间就捋平了孙翔心中的犹豫,心情像是坐过山车似得,过程再动荡也终归会到达终点。车子平稳的停在轨道上,孙翔的脑子也像是恢复了运转,突然有些庆幸自己还没来得及口不择言,不然就真成作死了。


他喜欢周泽楷,怎么可能只是单单喜欢那张脸,也不对,他是喜欢周泽楷那张脸,只是比起五官来,他更喜欢他作的各种表情,比如打游戏时专注认真的表情,总能够让人充满信任,比如告白时露出的一点点不自信,让人看着特别心疼,再比如吻他的时候……像现在——


微微抿住的薄唇轻轻的蹭在孙翔的唇上,似是撒娇似是宠溺,眼神和赢得比赛时一样热切,又比任何时候来的温柔,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像他的主人一样那么的小心翼翼,鼻尖对着鼻尖,如羽毛落在上面,从心里面泛出一股痒痒的感觉。


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变化多端的男人,时而强硬,时而温柔,可无论是哪一种,他似乎都很喜欢。


没错,他是喜欢他的脸,因为从他的脸上,能看到他的内心。


“我就喜欢你的脸。”孙翔不甘心的嘟囔道。


“嗯。”周泽楷放开孙翔,不以为然的笑道,“没关系。”


无论他喜欢自己什么,对周泽楷来说,喜欢就好。


 


许是孙翔也知道自己闹出的动静有点大,工作人员看着他和周泽楷都有些怪怪的,所以之后的拍摄一直都保持低调的姿态,哪怕看到那个什么当红花旦牵着周泽楷的手,他也是隐忍到私下没人的时候才找周泽楷抱怨。


而周泽楷呢,也不管是不是自己错,总归是笑着道歉的。这让孙翔觉得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久而久之也就克制了,只是后来,他似乎又找到了别的方式来引起周泽楷的注意,比如和当红花旦拍对手戏的时候会故意做一些夸张的暧昧动作,在成功看到周泽楷脸黑之后,他就特别得意的看过去,似乎是在告诉他“这叫一报还一报”。


除却这些,拍摄一切都很顺利,而广告本身也不长,所以很快就结束了拍摄,当晚,孙翔因为“一报还一报”的不明智举动受到了来自周泽楷的惩罚。


惩罚结束后,孙翔光着屁股趴在床上哼哼,周泽楷则已经穿好衣服人模狗样的坐在床边安抚孙翔。


“走走走走走……”虽然过程有点爽,但爽完之后孙翔还是觉得气不顺。


周泽楷当然不会听从他的气话离开的,反而在衣服口袋里摸啊摸的摸出两个东西来,然后把其中一个放到孙翔枕着的枕头上。


“这是什么?”孙翔边说边拿起来,见是一个怀表,立马就来了精神,“这、这不是……”


“嗯。”周泽楷点点头。


“卧槽!你从哪弄来的?该不会偷偷跑回苏黎世抢来的吧?!”孙翔记得手中的怀表,那是两人确定关系后第一次去苏黎世的街上约会,途经一家装潢华丽的钟表店,孙翔看中了放在街边橱窗给一款手表当陪衬展示用的怀表,但因为是非卖品,所以也只能看看。


“送的。”周泽楷见他爱不释手的样子,就知道自己送对了,也不枉费他为了个广告折腾了这么久。


“送的?”


“嗯。”周泽楷顿了顿,似乎是在酝酿该怎么解释,孙翔知道他有这个一说长句就懵逼的毛病,一改往日毛躁的性子,耐心的等他再度开口,“这个是厂商送的,我查过苏黎世那家钟表店,和合同上写的是一家,我跟他们要了两条。”


就这么一句话,让孙翔感到一阵窝心,如果不是将自己的喜好放在心上,谁没事会去查一个甚至于连商品都不算的东西。


孙翔陷入了思考,想自从接下这个广告以来,似乎一直都太任性,而周泽楷不仅全部包容下来了,还送了他这么大个惊喜,就连接下这个广告的目的也是因为自己……


“要不我们再做一次吧……”想想自己似乎也只会做这些能让周泽楷开心的事了,脑子向来不太会转弯的孙翔从床上爬起来后耿直的说道。


周泽楷笑了笑,将怀表给孙翔戴上,又将另一根戴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揉揉孙翔的头发,抱住他,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将是一辈子拥有相同的时间的人。”


靠!这不善言辞的男人说起情话来简直就是要人命啊!


孙翔认命的回抱住周泽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再次压倒在床。


 


—END—



评论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