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殇

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单身寝室(2)

正经的写文小号:

防雷预警:hgg群像,多CP,不扯真人,强行长得不一样,不喜勿入,CP排列不分前后轻重。

蔺晨(飞流?)×梅长苏

明楼阿诚×明台

杨康×郭靖

徐长卿×景天

陈靖仇×宇文拓

罗一洋×袁浩

第二章

  单身寝室,内有单身恶犬,情侣慎入

  吃完饭陈靖仇又打着帮忙收拾的旗号硬是又蹭进宿舍,“拓拓,你真的要赶我走吗?都这么晚了,人家这么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的晚上真的好怕怕。”

  “陈靖仇,说人话。”

  “今晚我和你挤一挤呗?”

  “不行。”

  最后靖仇还是被强硬的赶出宿舍,其他三人有种突然被秀了一脸的感觉,而明台和郭靖则是‘你们感情真好啊’,呵呵哒。

  在宇文拓回来之后几人摩拳擦掌,“嘿,你和那小子什么关系啊?人家这么上心?放心,我们理解你。”景天率先揽住宇文拓脖子逼问。

  “哪有什么关系,就是从小到大的邻居,平时都比较喜欢跟着我。”宇文拓功夫也不差,一挡一转身就逃开景天魔爪。

  “邻居就这么上心?好伤心啊,我住洋浩街那么久都没邻居来和我献友爱。”

  “根据我的观察,那小子百分百喜欢你。”梅长苏也跟着插一脚。

  “哎哎哎??不是就是好朋友吗?”明台才反应过来,郭靖也跟着点点头。

  “天呐,还真有这么迟钝的两个孩子?”景天无力捂脸。

  “好了好了,我说,他还太小了,可能就是习惯了天天跟着我的日子才产生了错觉,我来住校就是为了让他冷静一下,没我也一样很好。”

  “可是只要现在开心就好了啊,车到山前必有路,想那么多干什么?”

  “明台你还小,有些事不是想就可以的,要去考虑后果。不过我看靖仇也是一个肠子下来的人,认准了的放不了手,平时看着嬉皮笑脸的,有事反而不是不能承担的,你也别想太多给自己太大压力。”梅长苏先让明台冷静下来又说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不愧是第一名,说话一套一套的我都要崇拜你了!”景天看气氛有点僵忙岔开话题。

  “这样说长苏你当我们寝室老大吧?一看就是负责操心我们的哈哈哈。”

  “我也要当老大!”

  “我也要!”

  “那就按年龄算好了,你们两个看着就小,后边去。”

  “就不流行娃娃脸啊。”明台虽然嘟囔着但还是乖乖往后站了一些。

  梅长苏>袁浩>宇文拓>郭靖>景天>明台。

  “我又是最小啊。。”

  “谁让你年龄小呢?”

  “好啦,都赶紧洗洗睡吧,明天我们都还有课呢!”

××××我是一夜过去了的分界线××××

  “气死我了!”景天中午回到寝室就把书一甩。

  “怎么了?”袁浩看景天怒气冲冲的样子忙问。

  “我们上午专业课,教授一个劲专门盯着我,时不时就给我出难题,然后他让我下午找他去,美名约什么让我近距离观察古董,我觉得他就是一个老古董了!都什么年代了,我就看了一下手机!谁说的上大学上课手机随便玩?”

  “你哪个教授啊?”

  “叫什么?徐长卿?年龄看着和我们差不多大。”

  “额。。我只能给你点一个蜡烛了,徐长卿徐教授最讨厌别人在他课上玩手机了,下午好好道歉吧,小心他当你课啊。”

  “啊啊啊!!”

  即使景天再不愿意下午还是乖乖去找了徐长卿,“教授,我来了。”景天进办公室时候徐长卿正拿着放大镜研究一个青铜器,“你来的正好,过来看看这个青铜器是真的还是假的,真的是什么时期的,假的又是什么造?”

  嘿!检查古董景天可最拿手了!戴上手套拿起青铜器,仔细看了一下范线和垫片,又掂了掂,嗅了嗅,轻轻敲击了两下,“假的,做的很逼真,应该是苏州造。”

  “说明一下。”

  “苏州造虽然很。。。。以下省略。。。所以我断定它是假的。”

  “嗯,这是一个足以以假乱真的,你是第一个能这么短时间看出来的,很好,我希望你以后上课能认真一点,真有才华不应该这样浪费不是吗?”

  果然来了,景天在心底默默翻了一个白眼,但面上还是乖乖回答“是,教授,再也没有下次了。”

  “我记住你了,景天是吧?回去吧,好好准备明天你要上的课吧。”

  “教授再见。”再也不见!

  “等一下,”在景天即将踏出办公室前一秒徐长卿开口了,“你辨别古董挺厉害的,介不介意以后周末来帮忙?”

  “这个,教授,我周末都有。。”

  “每月工资1000,周末包三餐,保你不挂科,怎么样?”

  “嘿!教授!我觉得我就应该为国家做贡献,为学校做贡献!为。。”

  “说重点。”

  “好的教授!!”

  长卿一个没忍住赶紧掉头挡住自己的笑脸,“行了,你回去吧,记得周末过来。”

  “好的教授!教授再见!”景天兴奋的关上门,哈哈哈,包过不挂科啊!还有钱拿!这么一看还挺好的嘛!

  “去办公室之前还是一副找人拼命的样子怎么回来就中彩票了啊?”

  “小台花,你五哥哥我心情好不和你计较,我啊,真是风华绝代聪明绝顶气质翩翩。。”小台花的称呼还是明台集体自我介绍时候的口语,本来是明月的明,楼台的台,不知道小少爷怎么想的,一开口就是明楼的明,台花的台,景天就特爱拿这个台花称呼明台。

  “打住打住打住!你语文老师死的早吧?和你真没一点关系。”

  “老五,说人话。”袁浩也泼了一盆冷水。

  “我下午去徐教授办公室不是?”

  “这就改成徐教授了啊?”宇文拓也插了一脚。

  “嘿!还听不听了?刚去徐教授就给我下马威让我辨别青铜器,我是谁啊!景天景大爷!检查古董小意思!不是我吹,是真是假我一过手便知!徐教授拜倒在我的才华下恳请我周末去帮他,周末包三餐,一月一千,最重要的是!包过啊!考试什么的再也不用愁了哈哈哈!”

  “我们老师怎么不找我。”明台瘪瘪嘴。

  “明台你不厚道啊,这点钱连你零头都算不上你还要?”这次连郭靖都默默点头。

  “你们都欺负我!”

#今天的单身寝室也意外闹腾呢#

#徐教授什么时候拿下景小天?#

#梅长苏依旧是操心命呢#

#老好人郭靖什么时候被带坏#

#仇拓什么时候打开天窗#

#台花今天秀财力了吗?秀了!#

#袁浩分手倒计时开始#

TBC



评论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