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殇

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蔺苏】何处心安

星星练习中。:



写在前面:


这是作者也不知道有没有OOC的肉……


如果不小心误入,或试读后觉得天雷滚滚,请立刻点X离开,手下留情。


请尊重彼此,你好我好大家好…………


_(:з」∠)_   我真的好方。


 


 


唇舌交缠间,一粒小小的药丸被推了过来。


梅长苏一顿,还是顺着对方的意思,乖乖咽了下去。


“你不问问是什么?”蔺晨摇着扇子,笑得眉眼弯弯,很是得意。


“我信你,绝不会害我。”


“呵,我当然不会害你。不过,却有可能做让你不高兴的事情。”蔺晨注视着梅长苏,话中的含义意味深长。


梅长苏哦了一声,“你让我吃的,是护心丹之类?”


蔺晨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可真是感觉不太妙啊。”梅长苏低笑,“难道是我昨晚说了什么梦话,惹得蔺少阁主不快?”


蔺晨没说话,右手落到梅长苏肩上,缓缓下滑,却被梅长苏给按住了。两人视线胶着片刻后,蔺晨一耸肩,收回了手。


“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吧。我明日再来看你。”


他刚走到门边,却听到背后的人唤了一句“回来”。


“哦。”蔺晨又坐了回去,不错眼地盯着梅长苏。


有道是,灯下看美人,尤胜三分。


对于阅尽美人的琅琊阁主来说,梅长苏的容貌并不算特别出众,顶多算是俊逸斯文,却因着主人的性格带了几分温润恬淡,犹如经过打磨的美玉,越看越顺眼,越看越招人喜欢,只想让人抓在手里细细摩挲玩赏。此刻,这张脸在灯下笼着一层柔和的光,唇边带着的淡淡笑意更是让人心痒,像是心尖尖上被羽毛轻轻地来回搔动,静不下来,总想做点什么才好。


“嗯~?”蔺晨扬了扬下巴,“你叫我回来,意思是要和我那个那个?哎,就是那个那个啊。”


“正是如此。”梅长苏镇定地点头,耳朵却红得要滴出血来。


“那我们可说好了。”蔺晨挑眉,“你喊停我也不会停哦。”


梅长苏到底脸皮薄了点,没法继续这没羞没臊的对话。


“蔺少阁主说这许多,莫非是对自己没信心?”


“我当然相信自己。”蔺晨展眉一笑,啪地合起扇子,“那我们就开始吧~”


就算表面淡定,梅长苏心里还是略有小不安。没错,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且他确信蔺晨绝不会让自己有什么不妥。但是,知道是一回事,真正亲身体验,却又是另一回事了。一如当年他为了彻底祛除火寒之毒,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削皮挫骨。其中滋味,便是陪伴在旁的蔺晨描绘得再细致入微,却也比不上亲身经历者所感受到的万分之一……


“这个时候还走神?”


耳边传来不满的抱怨。被忽视的蔺少阁主一口叼住了长苏那饱满圆润的耳垂,细细啃噬。又酥又麻的感觉从与牙齿接触的一点开始席卷全身。梅长苏整个人都软了下来,脑海里再顾不得回忆当年的痊愈过程,只能挣扎着,想要逃开这个折磨。


蔺晨却又怎会让他如愿,嘴上忙碌的同时,手也没闲着,早就解下了长苏的腰带,开始伺候梅宗主宽衣。


常年与药草为伍,蔺晨的身上总带着淡淡的药香。修长有力的手指在执银针时可以迅捷如风快狠准,也可以在握着利剑的时候毫不犹豫让人血溅三尺,此刻却是轻柔如拂面春风,在梅长苏不知不觉间,为他除去了衣物。


虽不至于骨瘦嶙峋,划过肌肤时候却感觉到了咯手。没有女性的千娇百媚,软玉温香,也没有少年的柔韧和大多数习武之人的强健有力,但就是这样一副身体,只要想到他的主人是梅长苏,那个让人又挂念又生气的人,就莫名平添了无限的诱惑力,舍不得放开。


顺着修长的颈项往下舔吻,以唇舌代替双手,拜访凸出的锁骨。蔺晨着迷地凝视着在胸膛上挺立起的小小蓓蕾,一口咬住,叼在嘴里以舌尖反复拨弄,直到它变得坚硬,而后缓缓绽开……


梅长苏倒吸了一口冷气,下意识地伸手去推,只是双手绵软无力,推得几下,到后面便成了搭在蔺晨肩头。于是蔺晨像是受到了鼓励,笑眯眯地飞快在长苏唇上啄了一口,而后将目标转向了另一朵还没被关照的小花。


梅长苏实在没眼继续看,转开了视线东张西望,从榻边的矮桌到墙角的香炉,从雕花的窗棂到屋顶的画梁,这屋子里的不少物品都简致清雅,是前朝大家之作。创作者已经不在人世,而呕心沥血之作却流传于世,几经辗转,来到了自己手上。同样的,当自己不在之后……


“长苏,我被打击了……”蔺晨叹了口气,“一而再的心不在焉,你这是用行动在嫌弃我?”他凑到梅长苏眼前,表情甚为委屈,“我明明如此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人又聪明,还有钱,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还是说,我的技术真的那么烂吗?”


梅长苏一个没憋住,噗地笑了出来,蔺晨的表情更委屈了。


“我不是故意的。”梅长苏连咳了好几声才忍住笑。


“笑吧笑吧,等下有你好看的。”蔺晨眉尖一挑,“说起来,也该差不多了。”


唔?一股热流忽而从下腹处上涌,迅猛地席卷了全身,梅长苏一愣,立刻想起了方才吞下的药丸。果不其然,一抬眼就看到蔺晨得意的笑。


“起效果了吧?”


“要是起先我没留你?咋办?”


“我就在外面守着,听到动静就进来!”


“真是谢谢你啊。你……”梅长苏又好气又好笑。


“不必。”蔺晨笑着贴过去,堵住了梅长苏接下来的话。


毕竟,你还是把我留下了。


不见的时候会想,见到了却又忍不住气,气他不爱惜自己,不拿自己当回事,为了达成目标算计一切,连他自己也可以毫不犹豫地用来当成实现目标的一个台阶,心甘情愿让人踩着前进。就算是倒下了,却也撑着一口气要继续谋划……


江左梅郎,麒麟才子,算无遗策,凡事皆在掌握,当然也包括人心。而他自己的心呢?包裹在层层冷硬外壳之后,难以触及。然而,就算明知他是这样一个人,却愈是清楚,就愈难以放手。


这次,梅长苏终于没有余力再去胡思乱想。感官的触感被无限放大,在一波波席卷而来的热潮中,似乎其他事物都已经消融。向来运筹帷幄的脑海中一片混沌,此刻的感受难以形容,不是碎骨重生的那般疼痛,却十分深刻,约莫着是销魂蚀骨,又约莫着是死地而后生。未曾经历过,但是温热的肌肤触感却又让他觉得不必慌张,不管何时,都有人陪在身侧,有一双手臂不让自己摔下去。虽然梅长苏向来并不愿依靠他人,但是这一次,却觉得偶尔为之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如果命都可以毫不犹豫交到对方手里,那么……


顺从着心意,梅长苏环住了对方的脖子,换来了低低的笑。身上似乎燃起一簇簇的火苗,火势愈演愈烈,足以将他烧成灰烬。恍恍惚惚中,眼前有白光闪过。足以冲昏头的灼热有片刻消散,梅长苏晃晃脑袋,惊讶地发现自己趴在蔺晨身上,两人紧紧交缠,密不可分。


梅长苏想说些什么,蔺晨却笑着摇头,这还不够。


“蔺……”连对方的名字都来不及说完整,热浪卷席重来,将梅长苏拖回了漩涡之中。这一次,他觉得自己成为了风浪中的一叶扁舟,在浪尖上浮浮沉沉,使不上力,起伏全都不由自己控制,只能等着风浪平歇。


风雨飘摇,他一直在努力地谋划着一个所有人平安喜乐的未来。只是那个未来里,没有自己。不过不要紧,在那个缺了自己的未来到来之前 ,还有一点点时间,可以暂时抛开所有,在这个不会拒绝自己的怀抱中,以求片刻安宁。


……


天光乍明,云收雨散。


迷迷糊糊中,梅长苏听到有人问:“满不满意?”他下意识地回了两字,“粗俗”!然后毫不犹豫心安理得地睡了过去。


蔺晨不由失笑,将人又环得紧了一些。


天地之大,唯你在处,是为心安。


 


fin.




循环了几天的《旅途·故乡》,被UP主虐得不要不要的,虐到深处想吃糖 


QWQ

评论

热度(88)

  1. Huvafen-童话终成史诗星星练习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再回首 看梅花不谢
  2. 琉殇星星练习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