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殇

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执子之手(02)【靖苏】

诺子_荣耀不败:

执子之手

贰。

  梅长苏望着面前的金陵感慨万千,第一次回来他从林殊变成了梅长苏搅弄风云,这一次回来,他卸下一身重担只为心中的情感寻求一个答案。

   他坐在车中,依着窗子静静思索:从何时起,原本亲密无间的朋友之情悄悄变质了呢?梅长苏摇了摇头,唇边溢出一抹苦笑。

很久很久以前了吧,在他还是那个骄傲张扬的少年的时候。如果他还是林殊,他可以理直气壮的表明自己的情感。可是世事难料,等他再一次回到金陵城早已物是人非,他就连身份都不能透露给那人,更何况这见不得光的情感…既然上苍给了他机会,这一次他必须给自己一个交代。景琰惊讶也好,厌恶也罢。他不想把这份感情带入坟墓,他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

马车步入金陵城,熙熙攘攘,车马纷杂。路经苏宅,重兵把守,门面依旧。他看着苏宅一时恍惚,仿佛回到了之前,他还是刚正不阿,不受宠的郡王,他还是算计人心,步步为营的梅长苏。

可是,这一切早就变了,他是刚登基意气风发的帝王,而他…现在是谁?就连梅长苏自己也给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来到蔺晨安排的院子,黎纲搀扶着梅长苏下了车。他却站在门前迟迟未进。真像…梅长苏迈进门槛,里面格局安排,庭院设计和苏宅并无两样。若不是门匾

上蔺宅两个大字,他还真以为自己回到了苏宅。

身后黎纲悄悄问道:“宗主,您为何不回苏宅呢?您不是…”

“苏宅…”梅长苏笑了笑,“我不知道我的身体还能再撑多久,我需要先稳定下来。我虽急于见到他,却不急在这一时,我不能给了他希望却又让他失望……再说了这金陵里难应付的人还多着呢。”

“到也是。”黎纲嘀咕道。

梅长苏在蔺宅的几日,听到一个消息——萧景琰病倒了,铜墙铁壁般的萧景琰突然病倒了。上到百官,下到平民都在议论这件事,大家都说如今的圣上是心系众生,过于操累。可真正的原因,只有梅长苏知道。他开始踌躇,犹豫。他不知道自己为了心中这份情感再次来到金陵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如果他死了,景琰经过这一病也会真正的死心。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可是,他梅长苏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如果哪一天,上苍来收回他的命,景琰怎么办?他还能经的住这种坠入谷底的打击吗?

梅长苏很清楚他在萧景琰心中的地位,他的再次出现,带给景琰的是福还是祸?……聪明如梅长苏,在感情这方面也是一点办法没有。

【这篇文是慢热型的,特别特别的慢热……心里描写比较多,剧情发展会比较缓慢。在我心中,他们之间必须有一段这样的过程。之后苏哥哥的试探,靖王清楚自己内心的情感等等这些必须都要有。发展太快我感觉好像辜负了他们一样…而且还有郡主啊…】



执子之手【靖苏】

诺子_荣耀不败:

执子之手

壹。

   屋外雪花纷飞,想罢金陵城内也是如今漫天大雪,将梅长苏的痕迹彻底掩盖。可是在那人心里这雪无论多久多大,都无法抹去他存在的痕迹,毕竟这已经深深的烙在了那人心里。

  “你和他情太深,缘太浅。”

   “我又何尝不知呢,只是这金陵城我必须回去,给他一个交代,给别人一个交代,给林殊一个交代。”他轻晃着手中的药碗,眼中带着坚定。

蔺辰一拳砸在桌子上,瞪着面前的人:“你要去金陵?不行!你的命是我从鬼门关拉出来的,我说不行就不行。金陵有什么好的?让你这么牵挂。你以为你身体有多好?再活个十天半个月?”

梅长苏看向蔺辰,端起药碗一口喝尽,笑道:“不是还有你吗?好了,如今璟琰坐上了皇位我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还有,桌子是紫檀木的你轻点。”

“坏了大不了赔你一个,晏大夫你看他刚捡回来一条命又想去鬼门关溜一圈,你也不来管管他。”蔺辰求助般的看向面前的老人。

“哼”,他眼睛一瞪,扭向别处,“我管他我管他听吗?这么大一个人了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晏大夫您别着急啊,你看我现在身体不挺好的吗?飞流来,愿意跟苏哥哥回金陵去看水牛和静姨好吗?”梅长苏低眉浅笑,向飞流招了招手。

飞流赶紧跑过去,端坐在梅长苏前,思考了一会儿,笑道:“好啊好啊。”蔺辰眼睛一瞪,“小孩子懂什么啊,你身体真要有事怎么办?谁负责?你这次是侥幸,你下次呢?下下次呢?别人白捡回来一条命都得感恩戴德,供着养着。你可到好还整天折腾。”

梅长苏轻抿杯中的茶说道:“蔺辰,你知道的,我啊是心病。不回去是治不好的。”他是他的心病亦是他的解药。

   蔺辰紧盯着面前人的眼睛,希望能从他眼神中的坚定或者可以说是执拗中看出一点别的东西来。可惜,一点也没有,这是可以料想的结果。良久,蔺辰垂下眼眸,“当真要回去?”

“必须。”

……“回到金陵你必须一切听我的安排。”

“好”梅长苏放下手中的茶杯,浅笑道。

【好久之前挖的坑了一直忘了发…这次码个长篇!苏哥哥咋活过来的憋问我我也不知道。】